粤孕育

    
当前位置:首页试管常识正文
admin

湖南女子经4次人工试管,终于产下双胞胎,不料3年后生活陷入绝境

  4周前 (01-02)     66     0
简介:父母与孩子之间其实是一种双向的缘分,虽然在中国,人们似乎一直有一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迷思,但其实对于父母来讲,不管是多么宏伟的愿望,都一定是要建立在孩子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基础之上的。如若孩子生了重病,哪怕是只有一线希望,不惜任何代价也要相救的也一定是孩子的父母。...

父母与孩子之间其实是一种双向的缘分,虽然在中国,人们似乎一直有一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迷思,但其实对于父母来讲,不管是多么宏伟的愿望,都一定是要建立在孩子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基础之上的。

如若孩子生了重病,哪怕是只有一线希望,不惜任何代价也要相救的也一定是孩子的父母。

湖南一女子,在经历了4次漫长的人工试管受孕后,才终于和丈夫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然而,一家人幸福的生活仅仅只维持了3年的时间,便因为孩子的一场大病而使得生活陷入绝境。



命运的玩笑

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也是爱的传承,那些被细碎阳光打落在藤织摇椅旁边的稚嫩的欢笑声,便是世间最能抚慰人心的人间烟火。

罗裕才,4岁,与哥哥毛裕元是双胞胎,兄弟俩在2017年2月出生在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五团镇的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中。

母亲毛钱容曾经在村委会任职工作,而父亲则为了维持家中生计,在村子里开了一家摩托车修理铺,虽然赚得不多,但夫妻俩都为这种平淡且温馨的生活而感到非常知足。

毛钱容夫妇非常疼爱这两个孩子,也对孩子们的未来充满希望,毛钱容曾感叹说:

“这两个孩子来的不容易,只求他们余生能平安健康就好。”



2013年,毛钱容与丈夫在经人介绍后开始相知相爱,并在随后的不久就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的二人生活得也十分幸福,两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也都未来充满着憧憬。

小村落里炊烟袅袅,稚嫩的孩子们嬉笑追逐着灶台前的饭香,毛钱容夫妇很羡慕这种平凡的幸福便也开始想要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

2014年,因为迟迟未能怀孕,而感到焦虑的毛钱容在丈夫的陪同下前往医院进行检查,随后被医生告知,由于两人身体上的原因,没有办法做到正常怀孕。



得知这一结果的毛钱容夫妇顿时觉得既遗憾又难过,但也彼此互相安慰着,在那之后,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商量,最终夫妻两人还是决定采用人工试管受孕的方式,来获得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就这样,在随后的2年里,毛钱容与丈夫前后在医院共进行过4次胚胎培育,花费10多万元,但结果都失败了。

小城里没有秘密,渐渐地村里的流言也开始变得多了起来,夫妻俩也被一次次的失败压弯了头,产生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也许是因为夫妻俩的日夜祈祷,以及对孩子深切的渴望,2016年7月,毛钱容终于成功受孕,夫妻俩在兴奋之余,也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这份迟来的礼物。

在确定成功受孕后,毛钱容夫妇便商量着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小屋子,以便毛钱容往返医院进行检查,他们对这个脆弱的小生命不敢有丝毫马虎,毛钱容在饮食上也完全遵照医生的嘱咐,不敢有一丝放纵。

2个月后,医生向毛钱容夫妇表示,母亲腹中的胎儿健康无恙,状态很稳定,可以回家养胎。



终于安下心来的毛钱容夫妇在对医生表达完感激后,便动身回到了老家邵阳。

毛钱容回到老家后便辞掉了在村委会的工作安心在家养胎,丈夫也为了家里开始更加努力地工作,村子里的流言也逐渐消散,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一面发展着。

2017年2月,某一日毛钱容突然肚子痛,夫妻二人在惊吓之余连忙去到了就近的城步县人民医院,经医生检查,毛钱容似有早产的征兆需要立刻住院。

就这样,在夫妻俩毫无准备住院后的第二天清晨,两个稚嫩新生命就提前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夫妻俩看着两个孩子眼含热泪,因为这对双胞胎来的不容易,所以夫妻俩便给孩子们取名毛裕元和罗裕才,哥哥跟妈妈姓,弟弟则跟爸爸姓。

但由于俩兄弟是早产儿,体质虚弱没有办法直接接触外部环境,且身体黄疸值较高,需要先被安置在医院的保温箱中帮助其进行生长发育。

看着保温箱中孩子们,夫妻俩既心疼又感激,毛钱容常悄悄落泪,总觉得是自己不好,让孩子一出生就糟了这么大的罪。

半个多月后,孩子们的各项指标逐渐恢复正常,也重新回到了父母的怀抱。

虽然这一趟让毛钱容夫妇俩前前后后花费了近3、4万元,甚至之前向亲戚借的钱也都还没有还清,但如今看着孩子们都平安健康,夫妻俩对未来的生活也是充满了动力和希望。



“就像现在这样,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的,看着孩子慢慢长大,这样的日子就很幸福了。”毛钱容曾含泪道。

一家人回到村子后,开始了一段很幸福的时光,虽然夫妻俩需要比之前更加辛苦努力地工作,去还上之前向别人借的做试管手术、住院、租房、以及生孩子的钱,但毛钱容相信只要努力,未来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

然而,生活总是残酷且充满戏剧性的。

2020年10月,某日年仅3岁的双胞胎弟弟罗裕才,突然出现发烧、走路无力、腹痛等症状,虽然毛钱容当时觉得孩子可能只是得了普通的流感,但对孩子的健康丝毫不敢大意的她还是立刻带着孩子去了镇上的医院。

此时的毛钱容并不知道,她即将踏上的,是一条与病魔殊死搏斗的漫长征程。



生命的底色

在到达医院后,医生为小裕才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虽然小镇医疗条件有限,但有着多年经验的医生看着检查结果也隐隐察觉出了不对,便建议毛钱容带着孩子去到长沙的大医院再看看。

2020年1月,毛钱容带着儿子来到长沙看病,在询问多家医院无果后,毛钱容也开始慌了,她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抚摸着日渐憔悴的儿子心疼不已。

最后母子二人来到了湖南省人民医院,在这里小裕才最终被确诊为患有神经母细胞瘤,且还是4期高危。



对一个医学的门外汉而言,就单单只是看到“4期高危”,就足以让一个母亲感到崩溃。

神经母细胞瘤,也被称为“儿童肿瘤之王”,是一种颅外实体肿瘤,初发症状不明显,85%的患者年龄都小于5岁,在儿童恶性肿瘤中约占8%到10%,且因为高危期病毒侵袭性强,治疗难度较大,所以其死亡率更是高达15%。

医生对毛钱容坦言,小裕才目前的状况并不是很好,其身上的肿瘤已经发生了多发性转移,从颅骨、骨髓,再到腰椎、盆骨几乎每处都有,这样的情况使得小裕才已经不再适合放疗和手术,只能先采取保守治疗。

此时的毛钱容已经站不住了,她用颤抖着的声音询问医生孩子是否还有救,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不会放弃。



医生表示,现在救小裕才唯一办法便是先进行14个疗程的常规化疗,然后再使用儿童肿瘤GD2的靶向药对肿瘤进行清理,但因为GD2是进口药所以价格昂贵,且当时国内还并没有上市。

毛钱容听到孩子可能还有救便立刻向医生表示,不管有多难,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她都不会放弃小裕才。

老话讲,小孩生病,父母拼命,自此毛钱容夫妇开始变成医院、家里两点一线的生活,为了更好的照顾小儿子,夫妻俩将大儿子毛裕元寄放在了姑姑家,然后便开始到处为小裕才筹集医药费。



然而,小裕才的病花钱如流水,在住院后没多久很快就花光了毛钱容夫妇俩所有的积蓄,毛钱容先是从亲人朋友手中借了20万元,边挣边花才让小裕才艰难地做完了化疗。

渐渐地,夫妻俩再次债台高筑,但看着懂事的儿子在病床上艰难地冲他们扯出的笑脸的时候,毛钱容就知道,她不能也不愿就这样放弃。

在再艰难的日子里,温暖与爱意也从未缺席,在好心人的策划和帮助下,毛钱容夫妇也放下了自尊和脸面,开始寄希望于筹款平台,并在随后不久,成功的从平台上获得了7万元的捐款。



毛钱容夫妇很是感激对他们伸出援手的人们,她表示,这微弱的光芒便是支撑她继续走下去的全部动力。

小裕才的哥哥也一直心系着弟弟,也不知是否是因为双胞胎的缘故,小裕才每次在化疗结束后,都会拉着哥哥的小手,两人在一起说说笑笑个不停。

兄弟俩互相分享着自己的日常的生活,哥哥会跟弟弟讲述自己在幼儿园遇到的趣事,弟弟则会告诉哥哥自己在医院有多坚强。

但有时,当小裕才与妈妈一起,去送哥哥去上幼儿园时,他也会用一种极为渴望的眼神望一望幼儿园,再望向妈妈问到:

“妈妈,幼儿园好漂亮,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跟哥哥一起上学?”



每每到这种时候,毛钱容都会感到心头一酸,她既为兄弟俩的情谊感到欣慰,也为兄弟俩的未来而感到担心和害怕。

“曾经我以为,孩子还小,并不明白病情的严重性,但是我错了。”毛钱容曾红着眼眶对记者说。

毛钱容表示曾无意间听到兄弟俩说悄悄话,小裕才对哥哥说他在医院里看到一个小朋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小朋友的爸爸妈妈围在床边哭得很伤心,后来有人告诉他说那个小朋友去了很远的地方,不再回来了。

随即小裕才端正了声音,认真的对哥哥说:“所以我去医院,你不要跟着去,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再也看不到妈妈了。”

毛钱容表示自己当时在门口,听到小儿子说的话后眼泪瞬间就止不住了,而那时的她也明白了,不管这条路有多艰难多难走,自己都必须坚强,这不仅仅是为了小裕才也是为了这个家。



微弱的希望

就这样,8个月的时间悄然过去,毛钱容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20万,以及筹款得来的7万也逐渐快要花光了。

自确诊以来,小裕才前前后后共进行了11个疗程的化疗,在这当中小裕才也出现过一些副作用和反应,但不管是多么的难受,他都咬牙挺着,尽量不让母亲为他感到担心。

而毛钱容夫妇也在经济以及精神的双重压力下,变得日渐憔悴,但在面对小裕才时,夫妻二人还是依旧笑着保持的乐观,从未想过放弃。

“医生让我再坚持一下,GD2靶向药马上就要在国内上市了,孩子马上就有救了。”毛钱容哽咽地对记者说。



然而,对于此时的这一家人来说,资金上的短缺,已然成为了阻碍小裕才生命之河流淌的一块巨石。

根据医生的初步估计,如若想要小裕才完全康复,则至少还需要5个疗程的治疗,且再加上其他方面大大小小的医疗费用,总共下来怎么说也要100万左右。

毛钱容夫妇虽然也对这个数字感到绝望,但平复心情后,毛钱容哽咽着表示:

“再艰难我都要坚持,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儿子,兄弟俩也不会想就此分开的。”

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在了解了毛钱容夫妇的情况后,再次帮助他们加入了困境家庭帮扶计划,在平台上为他们开设了筹款页面和链接。



也许这便是上天的垂怜,2021年8月17日,我国首个获批用于神经母细胞瘤治疗的新型靶向免疫治疗药物凯泽百(达妥昔单抗)正式在国内供应上市,为像小裕才这样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治愈带来了一份希望。

虽然其价格依旧不便宜,且需要提前预定,但却是对患有神经母细胞瘤的儿童有着显著的治愈效果以及安全性。

北京儿童医院的王焕民教授也表示:“凯泽百的靶向GD2抗体具备差异化结构的特点,可激活患儿适应性以及先天性免疫应答,从而使得神经母细胞瘤细胞死亡。”



且早在2020年底,凯泽百就先在海南博鳌进行过临床测试,并已成功治愈或改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共计37名。

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在如今这个快节奏的时代,许多的感动都与金钱息息相关,虽然看似最物质却也是最纯粹的。

据了解,如今在小裕才的筹款平台上,一共有105位好心人士共计捐款约1858元,虽然就目前来讲,已经有很多人贡献出了自己的爱心,但这距离购买下新型治疗药物的费用还是远远不够的。



暗夜终有破晓

随着时代的变换,以及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的生存成本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更高了起来,在物价飞涨工资却没有变化的情况下,人们对于风险的应对能力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弱,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病,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便就是灭顶之灾。

面对因为疾病而逐渐债台高筑的家庭,这时能最好的帮助他们的,便只剩下网络上的大病筹款平台,以及各地的爱心人士。

对于小裕才来讲,我们并不是医生,也不知道他的疾病能否适应最新型的药物从而获得治愈,只是,如果可以,我们也并不希望一个孩子的生命会只因为在金钱方面的短缺而随之消散。


声明感谢您对我们网站的认可,非常欢迎各位朋友分享本站内容到个人网站或者朋友圈,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cphdmy.com/?id=16

发表评论

扫一扫